昵称:
Dr.autob
常住地:
性别:
签名:
...

  • 暂无相关景点

自驾在德国---探访巴赫故乡

作者:苏雨农


来到巴赫的故乡表示一下敬意


雾中的瓦尔特堡,这是德国中部最著名的景点之一


纽博格林,距离法兰克福并不远,大约100多公里,到了机场,之前行程的其他同行者上飞机回国,我则去Europcar租车。我的德国音乐之旅才算刚刚开始。
当年我在意大利旅行,订的AVIS,但是人家不认我的公证驾照,我在佛罗伦萨一家一家的问,最后Europcar帮我解决了问题,所以对这个公司印象很好。之前我也有提到,我在纽博格林北环开着宝马Z4,但是因为线路不熟,连起亚的C'eed都能虐我,而租到的车恰好就是一辆C'eed,我记得租车的时候选择的是福克斯,估计是公司给安排了同级别车,车非常新,估计还没跑过多远。其实真的不应小看起亚,这辆车在外观、内饰和行驶感觉方面,都没什么可挑剔的,绝对是性价比之车。

装上导航,开出了机场地库,上了高速,朝着目的地埃森纳赫奔去。租到车大概是傍晚6点,路途约200公里,赶到目的地天肯定是黑了。这一段走的是A5和A4高速路,以平原为主,感觉就是大开大阖,路况相当好,夕阳的风景也非常美,偶然看到路边还有古堡的遗迹。心情也是由刚开始的略微紧张,逐渐变为对未来行程的美好期待,开阔的视野有助于放松心情。而且我久违手动挡,在这种路况好的地段,更能享受驾驶的乐趣。路上也在为后面的行程做准备,CD机播放的是在慕尼黑买的唱片--丹尼尔·哈丁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奏马勒第十交响曲--两天后就要在柏林爱乐大厅欣赏这场音乐会。从美茵州逐渐驶入图林根州,这里原来是东德的地盘,经济不算发达,但是是人文荟萃的地区。天色渐黑,虽然早有预料,但饥肠辘辘的我还是有些着急。


给起亚做做广告,C'eed还是相当不错的一款车


6速手动挡,开着很舒服,方向盘按键丰富

到了晚上8点多,终于来到目的地附近,埃森纳赫这城市不大,要说这里和汽车还是颇有关系的。上世纪初当地原有一家埃森纳赫汽车厂,1928年宝马收购此厂,开始了汽车制造的辉煌历程。东德时期,这里生产“瓦尔特堡”牌轿车,如今这里还有欧宝的工厂。街上非常清静,少见汽车和行人,而我则要去更荒僻处去。预订的酒店在半山腰,就在我要去参观的“瓦尔特堡”旁边,名字就叫瓦尔特堡酒店。选择这里是颇具意味的,某种程度上,瓦尔特堡是如今德国文化的发源地。16世纪,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为了躲避教皇和皇帝的追捕,曾经化名容克·约格,住在城堡中,将圣经由希腊文翻译成德文,由此奠定了德国统一语言文字的基础。来探寻德国文化艺术,自然要追根溯源。

一直往山上开,半山腰有个停车场,再往上没有路了,一个人也没有,仅有一盏路灯,挺吓人的。我给酒店打了个电话,对方回话说马上来接我。果然过一会儿来了辆大众面包车,司机指引我沿着一条小道往前开了一点,随后把行李搬上他的车,又向山上行驶了一段。开进一进院落,是一栋石头垒成,顶部阁楼有木筋,类似于城堡的建筑。我预定的房间叫做“路德房”,仍然是符合我此行的主题。房间不大,小床小桌,很有隐士的感觉,酒店的环境也是相当不错。虽然饥肠辘辘,但连日疲劳,实在没有力气下楼去吃饭,随身携带的方便面派上了用场。


酒店房间里的床很小,德国的酒店都这样


房间不大,床小桌子小,但氛围可以


也许哪个名人就从这里下楼


餐厅还开着,但实在没力气再点餐了


在院里,抬头就看见瓦尔特堡,还在整修中


古堡酒店的大门,气氛不错吧


酒店就是这小小的院落,都是石头房子


酒店一层的一间会客厅

第二天早早起来去旁边的瓦尔特堡,因为当天还有复杂的行程。这座城堡建于11世纪,是欧洲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纪城堡之一,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不过早晨山间有雾,将建筑全部遮盖起来,山下的景色也完全看不见。文艺点说,这为城堡增添了神秘的气氛,其实我是相当的失望,在这种天气下看城堡并不宏伟。好在城堡已经开门,门票有两种,9欧的票可以参观更多内容,包含讲解,不过我一直是“不求甚解”,就买了张5欧元的票,只能看部分展览和路德房间。工作人员友好的替我打开各个房间的大门,因为此时并没有其他游人,展厅内陈列的都是与古堡相关的文物及复制品,路德时代的遗物也占了很大部分,特别有一间大厅以《唐豪瑟》为主题,因为瓦格纳的这部歌剧故事发生的场景就在瓦尔特堡,主人公在这里参加歌唱比赛,大厅里播放着歌剧的主题,陈列有瓦格纳的头像,戏服、乐谱和演出照片等。童话国王路德维希二世修建新天鹅堡的时候,也曾经参考了瓦尔特堡的建筑。


早上看瓦尔特堡酒店,笼罩在雾中


瓦尔特堡内的建筑


鸽子倒是比较勤劳,早上就开始活动了


城堡院内陈列的城堡模型


15世纪中叶的琉特琴,大概比马丁·路德生活的时代早


瓦尔特堡博物馆内的陈列,圣乔治斗恶龙的雕像,15世纪晚期


这是城堡内展出的画作--德国著名画家克拉纳赫1526年绘制的马丁·路德夫妇画像,克拉纳赫也是宗教改革家,而且是路德的坚定支持者。绘制夫妇像,也是为了向宗教传统挑战--一位僧侣离开了修道院,娶了前修女为妻。


瓦格纳主题的展厅内有这样一把椅子,椅子背上有两个喇叭,播放的是《唐豪瑟》中的音乐


这个展厅陈列的是和瓦格纳有关的展品

穿过一道长长的甬道,进入一间较为宽敞的房间,这就是马丁·路德在瓦尔特堡时期居住的房屋,屋内四壁是木板,放置着壁炉和简单的家具,看起来比较简陋。他用了11个月将新约翻译成德文,之后又翻译了旧约。他的翻译不是逐字逐句,而是将大意和他自己的理解翻译为德文。他使用的语言大众化且通俗易懂,这样普通人也能读圣经的内容,而且他的翻译为德文规范化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所以瓦尔特堡在德国文化中有特殊位置,歌德也经常光临此地。城堡城墙边上,高耸的塔楼是可以攀登的,不过除了城堡内的建筑,看不到什么别的。直到我离开城堡,天色也没完全放晴。


这条狭窄的甬道通向马丁·路德的房间


这就是马丁·路德的房间,陈设很简朴,看起来也比较冷


参观完毕的时候,天色略微放晴


有人在用这种设备拍摄,天好了才开始启动


登上一座塔楼,俯瞰瓦尔特堡的主要建筑


就是这座塔楼,可以沿着周边的楼梯攀登上去


瓦尔特堡院子里的井栏造型特别

下得山来,仅仅有几公里路程就到了埃森那赫市中心,导航指引的停车场位置不错,下了车就看到眼前一尊巴赫立像,左边是两座相连但风格完全不同的建筑,一幢是黄色外墙两层楼,另一幢是灰色为主的现代建筑。无疑这里就是bachhaus。为什么要用德语的名称来说?其实埃森那赫虽然是巴赫故乡,这栋楼却并非巴赫出生地。巴赫的父亲约翰·安布罗修斯·巴赫曾经住在黄色的小楼,而伟大的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出生时,他们家已经搬到附近的另一栋楼里,但真正的出生地已经不复存在,如今那里是复建的楼房。



开车来到埃森那赫市中心,停车的地方就是巴赫博物馆门口


停车场边上就是一尊巴赫的立像


这栋黄色的小房子就是博物馆的老宅,但其实不是巴赫的出生地


这是紧邻老宅的新馆,博物馆的入口就在这里


这是巴赫的父亲安布罗修斯购买本地一栋房产的税单


这种乐器叫做蛇形管吧,音色低沉而响亮,在19世纪40年代前出现在乐队中,门德尔松和瓦格纳的作品中都出现过这种乐器


这种乐器叫做玻璃口琴,是本杰明·富兰克林发明的,17世纪末期比较流行,演奏者用踏板控制这些玻璃碗转动的速度,用湿手摩擦玻璃碗发出声音


这是巴赫的第二个妻子安娜·玛德莱娜,她为巴赫抄谱和照顾孩子,巴赫给她写了很多曲子


巴赫的家谱,根源上可以追溯到16世纪的维特·巴赫,上面衍生枝杈最多的显然是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看到这个,我联想到了微博传播效果图。。。


当时厨房的样子


羽管键琴到现代钢琴之间的一种产品--方形钢琴


这是巴赫博物馆后院的花园

巴赫10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他就到哥哥约翰·克里斯多夫所在的奥尔德鲁夫去上学,离开了埃森那赫。巴赫一生的行踪范围不大,仅仅在如今德国的土地上迁徙,不像海顿、莫扎特、亨德尔那样周游列国,相比之下,莱比锡对他来说是更重要的地方(关于莱比锡,请参阅我的游记《瞻仰巴赫终老之地--莱比锡圣托马斯教堂》),就像萨尔茨堡如今以莫扎特的故乡而闻名,但莫扎特并不喜欢那里。埃森那赫对于巴赫的艺术成就来讲,没有太多的影响,但这不妨碍我怀着朝圣的心来这里。不过巴赫也是笃信马丁·路德所创立的新教的,他出生在前贤生活过的地方,当地的宗教氛围对他的家庭和生活还是有相当大的关联的。


二楼的大厅陈列有巴赫各个时期生活的介绍,也可以听巴赫的作品


一楼的乐器厅,可以欣赏演奏,这是在介绍一些乐器的音色

刚才所提到的黄色小楼,是当地最古老的建筑之一,始建于15世纪。当时楼下是作为谷仓、马厩等。1905年,新巴赫协会买下了这栋小楼并开辟为博物馆。二战后期,这栋房屋在战火中受损,后来驻扎在这里的美军和苏军先后要求对其予以保护,并将博物馆重新开放。旁边的新建筑如今是博物馆的入口,整个博物馆面积并不算大,如果走马观花的话,也用不了多少时间。老房子的一楼包括一间“乐器厅”,会定时举办一些有关巴赫的讲座和音乐会,我去的时候,正在给小朋友们介绍不同乐器的音色。楼下还有面积不算小的花园,楼上的一间大展厅里,摆放了很多耳机,观众可以欣赏巴赫的作品,四周的墙壁上则是和巴赫不同时期生活有关的介绍。

巴赫在当地是大家族,有很多成员从事音乐工作,并且分布在德国各个地方,但身份并不显赫。巴赫的家庭环境不算差,他父母生下七个子女,但只存活了三儿一女。巴赫不到10岁,父母已经先后去世,他就离开了埃森纳赫。巴赫的一生更多的是以管风琴演奏家知名,他作曲的伟大意义要到他死后80年后才被世人承认。他的伟大作品及其展示的意境似乎巴赫本人的性格相去甚远,他生性严肃、难于相处,而且巴结权贵,斤斤计较,似乎是个为五斗米折腰的人。他的子女众多,一共生过20个孩子,显然家庭负担极重。六个成年的儿子中,有四个成为了比较知名的作曲家,不过他的直系后代在19世纪中期就断绝了。当然,这段话只是交待背景,并不影响我对巴赫的崇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翻翻他的转机。在我们小时候受的教育中,包括作曲家、作家一类的“名人”,都是和奋斗不息、天才出于勤奋这类词紧密相关,似乎生活上也是完人。实际上他们也为生计挣扎,也有品行不端,了解他们丰富多彩的生活,其实有助于对作品的理解。

出了巴赫故居,沿着门口的路德街一路走下去,可以看到马丁·路德的故居,他年轻求学时曾经在此居住,巴赫真正的出生地也在这条街上。市中心的广场离此也不远,最醒目的建筑是圣乔治教堂,包括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本人在内的巴赫家族多位成员曾经在此担任管风琴师,马丁·路德也曾经在此工作。不过教堂正在修缮,无法入内参观。圣乔治教堂旁边的砖红色教堂很漂亮,这是著名作曲家泰勒曼的故居,如今这栋建筑是邮局。泰勒曼与巴赫同时代且关系不错,他曾经担任埃森纳赫的乐长,也曾和巴赫竞争莱比锡圣托马斯教堂乐长的职位,他是胜出者,因为被汉堡挽留,把位置给了巴赫,使得巴赫在莱比锡达到音乐生涯的顶峰。


巴赫博物馆门口的路标:路德街


前方就是马丁·路德故居


这就是马丁·路德故居的正面


埃森那赫市中心的广场


这是巴赫同时代的著名作曲家泰勒曼的故居,如今是邮局


圣乔治教堂,巴赫家族多位成员在此当过管风琴师


教堂门口的巴赫塑像

巴赫故居门口广场上的一家餐馆,名为B-A-C-H,这个名字让人联想起李斯特的一首同名管风琴作品,他以巴赫姓氏音节作为作品的调性,以此向巴赫致敬。这家餐馆经营的是图林根传统菜,包括烤肠之类。此时已经临近中午,我想着后面的紧密行程,心里默念着“图林根肠其实不好吃”,打消了品尝一下的念头,上车向附近的魏玛进发。


巴赫故居门口的B-A-C-H餐馆


餐馆门口的招牌,写着传统图林根香肠


继续前进,经过埃森那赫火车站
×

走吧网登录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30019   (c) 2014 走吧网 使用走吧必读 粤ICP10080968号-1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