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
‵樱桃丸孓、
常住地:
性别:
签名:
优雅的行走、大笑着行走、像孩子般去看这个...

  • 暂无相关景点

从蔚蓝海岸到普罗旺斯--法国南部自由行全记录

      我的南法之行是从上海先飞到巴黎,再坐火车至尼斯开始了第一站游程。巴黎到尼斯的夜间列车晚上22:25出发,早上8:35分到达,对于像我这样行程紧张的人来说,路途中充分利用夜晚时间是必须的。夜火车二等卧铺价格和白天的高铁二等坐票差不多,但省去一晚的住宿费用也是蛮合算的。法国二等卧铺车厢和国内的T、K字列车硬卧差不多,一个舱位六人铺,床也很窄但感觉比国内硬卧稍长一些,可能是欧洲人普遍身长的原因吧。

巴黎到尼斯的夜间列车
我所在的舱位有来自加拿大的一对混血夫妇和他们两个可爱的女儿,法国的确对全世界的旅游者都有相当的吸引力,在我整个行程中,无论是在火车、大巴还是在酒店、餐馆,遇到的外国游客远多于法国人。同舱还有一个高中生模样的青年倒像是当地人,上车后倒头就睡,一早就在一个小站下车了。这班列车停靠的站点比较多,速度比高铁慢了大约一半,但正好过一个整晚到达尼斯。尼斯火车站是很典型的欧式建筑,不大但挺漂亮。一出站就看见对面有个中餐厅,卷帘门才刚拉起,在法国能碰到九点多就开门的中餐馆还真不容易,我当然不放过机会吃了一顿中式早点,味道么只能凑合了。

尼斯火车站
从火车站到尼斯最著名的天使湾海滨有公交车,也可以坐有轨电车到市中心的马塞纳广场Pl. Massena,然后再走一小段路到滨海大道。不过我看了一下地图,好象火车站到海滨的距离并不远,既然是自由行当然深入看看当地的风情才值得喽;于是我毅然沿着火车站旁的南北主干道Av. Jean Medecin步行前往海滨。一路两旁都是古典式建筑,途经尼斯圣母院,走过了老佛爷百货,大概十几分钟就到了这个市中心的广场。再前面就是旧城区了,密集的老房子当中有好几条小巷都通往海滨,也就沿着小巷再走了两三分钟,眼前豁然开朗——尼斯的滨海大道到了。隔着大道就是一望无际的地中海,长长的滨海大道从东到西弯出一个巨大的弧型,面前这一大片海区就是著名的天使湾。

马赛纳广场

天使湾
嘎纳、尼斯、摩纳哥一带的地中海沿岸被称作蔚蓝海岸地区。看上去这里的海水确实不错,但还不是我向往的那种湛蓝;可能是接近中午,阳光直射海面有点反光泛白的缘故吧。海边是绵延无尽的石滩,尽管不像沙滩那么舒服,但一眼看去这种乌青色的海滩倒很有特色。想想我要在尼斯住两天,今天的主要目的地是埃日镇EZE和摩纳哥,于是随便拍两张照片就返身再回市心广场,因为根据事先网上搞到的攻略,尼斯的公交总站Gare Routiere就在广场边上,几乎所有的公交线路都会在那里设点。可在广场周围找了一圈,的确是看到了几个公交站点,其中包括去摩纳哥的100路和我计划明天去嘎纳的200路,但是没有发现攻略中提到去EZE古镇的82路或112路车。先去EZE再去摩纳哥基本顺路,我可是想在摩纳哥看看夜景的,如果先直接去摩纳哥就没时间再回程游EZE了。

兜了好大两圈才发现路边有大告示牌贴着整个尼斯的公共交通地图,还特别提示部分线路终点站已经移到新的公交总站,其中就有去埃日的线路。看来赶上尼斯的市政搬迁工程了,去年的攻略指南就已经有点过时。再看看地图,新的公交总站在一个叫Vauban的地点,似乎离市中心还挺远。我早上从下火车到现在还没入住宾馆,背着行李寻路实在是件很痛苦的事情,但预订的酒店在城西,这Vauban在城东,先去入住再回来找车站估计今天时间也来不及了。独自出门在外,随机应变是必须的:那就马上改去嘎纳吧,反正车站就在眼前,另两个地方放到了明天的日程。

尽管是中午,但去嘎纳的公交大巴乘客还真多,起点站就把位置坐满了,大多数一看就是游客,多数都带着大包的行李,车内非常拥挤,开出去两三站路已经有好些站着的乘客了,法国的公交车上不在高峰时刻很少见到这种情况。我边上坐着几位是美国加州来的老太太;前面一排是不知什么国籍的白人三口之家,小孩还在坐童车;再前面有个黄种人面孔,但看上去象东南亚人;只有几个黑人兄弟倒是当地人。和火车上一样,大巴上也成了全世界各人种的大聚会,法兰西的吸引力可见一斑。这辆公车到嘎纳的一路上大部分时间都在地中海沿线行驶,中途停站很多,还经过尼斯机场和另一个旅游胜地昂蒂布ANTIBU,开了一个半小时以后才到嘎纳。老外游客们大多中途陆陆续续下车,不知道他们哪里悠闲去了,真正到嘎纳终点站的乘客寥寥无几。

嘎纳老城区
下车后我先进入老城区逛了逛,也没走太深——我对老建筑本身兴趣不大,到过巴黎、尼斯后再看嘎纳的老城印象更加一般。但一只只体形庞大的海鸟在老城街道上盘旋的景象倒是让我惊叹了一番。在一个中餐馆吃过午饭后,经老板娘的指点我很快找到了嘎纳的地标—节庆宫。这个剧场是嘎纳电影节的主会场,每年五月的时候装扮得流光溢彩,但平常看看却真得很平常。剧院前小十字广场上的地砖上刻着众多明星的手印,对影迷来说可能会有些兴趣。

节庆宫

嘎纳海滨
      嘎纳也是海滨城市,但这里的海湾看上去就远不如尼斯壮观。在国内听到不止一个来过这里的人说嘎纳名声在外却并不符实,到此一游后感觉的确如此。好歹来过了这个全球著名的地方,逛了两小时后我决定闪人。回尼斯的公交车开出几站后又是人头济济,先看过地图这条线路的回程先经过尼斯西区我预订的酒店所在地,然后再到市中心终点站。于是在终点前面几站估摸着应该差不多的地方我下了车,再迈开腿去找酒店。其实我下车的地方的确已经离入住的酒店不远,但法国的门牌上面只有号码没有路名,只有交叉路口才在墙上标示路名,外来者找路实在不方便,很快我就晕了。好在接连找人问了几次路,都得到热情的指点,总算在没累趴下之前看到了这家我在网上已订好的酒店。尽管标着三星级,但按国内大城市的标准也就是经济形酒店。客房小而旧,这是法国酒店的常态,来之前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好在还比较干净,对应两个晚上88e的房价就很实惠了。况且这个酒店离海滨仅有步行不到十分钟的路程,这点可以算超值了。
      丢下行李我一身轻松走出宾馆,先在通往海边的小街上吃了顿汉堡填饱肚子。到法国感觉当地的快餐店汉堡都做得比国内MC、KFC大,难道是因为法国人胃口更好?

      已接近晚上9点了,由于法国纬度与我国北方相当还实行夏令时,走到滨海大道正好太阳刚开始下山。这个时候尼斯的魅力开始充分展现出来:天边的颜色由泛黄转向橙红,照映着蜿蜒的海湾,自然之美已让人赞叹不已;华灯初上,滨海大道的灯光连绵无尽,珍珠般串连起来,大道一旁的欧式古典建筑在景观灯下更显雍容,尤其是著名的尼格雷斯科酒店Hotel Negresco;走在大道上,不时有各种年龄的长跑者越过身边,你一闪身,又见一队踩着轮滑的少年呼啸而来,专辟的自行车道上,间歇会有全副武装的骑士飞驰而过。。。而浪漫的年轻情侣、推着童车的中年夫妇、白发苍苍的老年伴侣以及三五成群结伴而来的背包一族,或闲散地漫步,或依着栏杆吹着海风,即使坐在长椅上发呆也是一脸的惬意。海滩上露天酒吧开始传来欢快的音乐,更多的人们则三三两两坐在石滩上喝酒、聊天。我几乎没有外来者的拘谨感受,因为身旁的这些人大多也是从五洲四海赶来,似乎每张脸都那么热情可爱,大家一起享受着大海与城市、动感与悠闲、还有各种肤色的人们和谐融汇在一起的美妙感觉。。。
      第二天早上我先到旧市区闲逛了一会儿。那些窄窄的巷子迷宫般纵横交错,而街道两边小店林立,主要商品是香水、香料、甜品和纪念品,稍微宽一点的地方都摆出了咖啡座--法国人的咖啡情结真是到了极致。旧市区簇拥的老房当中有个小型的宫殿建筑--拉斯卡利斯宫,宫前的小广场也满是露天的咖啡吧。

尼斯旧城区
广场旁有条街道是陡峭的上坡路,看看地图感觉通向尼斯的另一个景点——城堡遗址公园Parc du Chateau。从名称就可以知道这个公园建在一个城堡的旧址上,而这个城堡座落在延伸到海边的山顶上,想来以前是座军事要塞。走上山是要花些时间和体力的,幸好今天我还住在尼斯,出门是轻装上路没什么负担。这个公园本身没什么好玩的,但却可以看到尼斯老城和天使湾的全貌,海滨长长的湾道划出美丽的弧线,一边是蔚蓝的大海,一边是橙红色屋顶的建筑群,这是拍摄尼斯标志性照片的地方。在山顶另一侧可以看到坐落在两山之间的游艇港口,一排排白色的游艇停泊在蓝色的港湾里,三面围绕着翠绿的青山,不出海也已经让人心旷神怡了。

俯览天使湾

游艇码头

远眺地中海

      在下山的时候看到了从山脚直通上来的电梯,我通过网上的攻略知道有这么个直达电梯但上山时没有找到,原来山脚下的电梯入口靠近海滨,如果是从旧市区上山就只能靠徒步了。下山我也没坐电梯,而是找到一条通往海滨的路仍然徒步走下去。看来选择正确——这条路在半山还有观景平台,而且前面毫无树木遮挡,视野极佳。下山就到了滨海大道,感觉今天海面才是真的蓝,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的关系,这才像名符其实的蔚蓝海岸。海边晒日光浴的人们横七竖八地躺满了石滩——这里没有沙滩,其实躺在石头上并不舒服,但老外们不在乎,他们就嫌自己受阳光普照太少,像我这种已经够黑的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滨海大道

      中午在海边一家中餐馆就餐,这家饭店的景观位置实在理想,窗外就是滨海大道,不远处就能看到蔚蓝的大海,菜的味道也算地道。吃完午饭到离海滨很近的老城集市上逛了逛,这里主要卖手工艺品和装饰品,一看就是做游客生意的,热闹是很热闹,但不知道价格是否公道。

旧城区集市
想到今天一定要去摩纳哥,我赶快走出集市去寻找新的公交总站。尼斯每个公交站都贴着标有全市公交线路的大地图,对外来者来说非常有用。在寻找的途中我先路过了一个挺清静的小广场(后来才知道这是小有名气的卡波利广场Pl. Garibaldi),再往前走街道就有点脏,房子也旧,又不像老城区那么古典,居民中好象白人很少,商店和咖啡店也明显简陋,看来到了环境相对较差的街区,能这样深入感受城市的全貌倒正合我意。



卡波利广场

找到新的公交总站感觉已经到了城市边缘,尽管今天没背行李我也累了。车站周围一片荒凉落寞,不知道是因为地处偏僻还是刚搬过来知道的人不多,诺大的停车场空空荡荡,十来个站牌一共只有两三个人在候车,仅有的两辆巴士还车门紧闭。我看到了去EZE的公交起点站牌,而且马上就开来了一辆。我还在庆幸自己运气真好,公车司机却立刻浇了我一盆冷水,他说要等一个小时以后再发车,我差点没晕过去。旁边另一个说英语的老妇人提着拉杆箱不知在等哪辆车,估计也是久等不来,看到车站的办公室想要去询问,却发现办公室也铁将军把门,里面空无一人,气得开口大骂起来。我在法国一路感觉交通服务还算可以,工作人员也都比较热情尽职,尼斯这个新的巴士总站倒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可不想在车站浪费一小时,于是再往城区方向闲逛,并且特意不走来的路。这次又有新发现,撞见了一个以卖服饰为主的露天集市,也有工艺品和水果等摊位,和国内的小商品市场像极了。这里的摊贩和顾客也是有色人种居多,我无意间逛到了真正的当地集市,也算没有白费这等车的时间。

又转到了来时路过的那个小广场,尽管当天气温并不算很高,但在太阳下走了这么多路我还是有点疲惫了。这时看到路边一个色彩缤纷的冰淇淋摊对我就太有诱惑力了,买了个冰淇淋先解解渴再盘算着下一步,忽然想起刚才看车站上的地图,去EZE的公交线应该路过这个广场而且还有站点。我赶紧四周转转,果然发现了一个公交候车亭,去埃日的82路和112路站牌赫然在目。我长出一口气,不用回那个公交起点站了,就在这等着吧。但左等右等就是看不见这两路车来,同一个站上其它线路包括直接去摩纳哥的公车倒来过了好几辆,我犹豫着是否放弃EZE,但总是心有不甘。

终于等来了车,时间已经快下午四点了,好在去EZE只要半个小时。路上有一段是盘山公路,山下就是蔚蓝的地中海,风景非常诱人,遗憾的是想在车上拍出象样的照片很难。埃日是在山崖上的古镇,地理位置独特,房子都是用石头泥土掺和着垒起来的,可能以前还要抵御外敌入侵吧。镇上高高低低的巷子非常窄,两旁的石头小屋以画廊和工艺品店居多,这是法国旅游小镇的共性。

EZE埃日古镇
在小镇的尽头被一道门拦住,里面是一个热带植物园,门票需5e。这个植物园地处山顶,只有进去才能一览无遗地俯看辽阔的地中海。其实这几天主要去的景点都围绕着地中海,这个植物园倒是没特别必要进去。不过即使不进植物园,EZE还是值得来,法国的风情小镇很多,但在海边山崖上保存完好的石头小镇还是独具一格的。

EZE山顶远眺
      从小镇出来我接着要去摩纳哥,本来网上有攻略说尼斯出发的112路公交车就是经过EZE古镇再到摩纳哥,但现在从站牌上看112路到EZE后并不开往摩纳哥,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改了线路。那就只有从EZE坐火车去摩纳哥了,但EZE古镇在山上而火车站却在山脚下,有一条83路公交线可以连接山上山下,从盘山公路回旋着开下来要十几分钟。也有一条山路可直接徒步从古镇走到火车站,不过据说要走半小时,人生地不熟的就别去尝试了。
       到EZE火车站已过了六点,工作人员都已经下班,只有无人自助售票了。我开始还不会使用这个机器,幸好来了一个看上去像当地人的乘客,他热情地教我买到了去摩纳哥的车票。EZE火车站还是个看得见风景的小站,背靠着群山,站台上就能望见蔚蓝的地中海,站台内外花繁叶茂,装点得非常漂亮。到了这个时间旅客已经很少,反方向去的一趟列车驶离后整个车站只剩下两三个乘客了,景色怡人又一片寂静,这个小站让我享受到了旅途中别样的悠闲时刻。

EZE火车站
       也要接近半小时,我坐上了去摩纳哥的列车。十几分钟就到了摩纳哥蒙特卡罗火车站,这个火车站相当得雄伟和现代化,与EZE站的自然小巧产生强烈的反差。我从地下通道出站却平直走到了港口边的街道上,看来这个车站是建在山上,地下通道正好与海滨齐平。摩纳哥的港口都是游艇码头,而且游艇看上去都比较大,一看就是相当有钱的主。港口三面环山,凹字型围绕港口的马路也是每年F1大奖赛摩纳哥站的赛道。摩纳哥整个城市(国家)大部分建在连绵的群山上,一眼看去宏伟而壮观。我去的那天还正好云层很低,山上好些高层建筑浸在了云雾当中若隐若现,很有些神秘的味道。

摩纳哥港口
到摩纳哥有两个地方不可不去—-皇宫Palais Princier和赌场。皇宫就在港口边的山上,我却走错了方向,绕了一大圈并接连问了两三个警察才找到上山的路,又爬了好一会儿才到山顶,总算见到了摩纳哥国王的居所。毕竟是个小国,说是皇宫但在建筑外观上比起巴黎那些宫殿就明显逊色了,不过据说皇宫里收藏的好东西倒也不少。皇宫广场也比较小,但在一边的古炮台上能看到摩纳哥港口全景,是个不错的照相点。


摩纳哥皇宫
      下山后我赶快去找开往蒙特卡罗赌场的公交车,也是在警察帮助下才找到车站。但等了好长时间过来一辆公交车却不是去赌场的;我正有点失望,但好心的巴士司机看我是个游客就叫我上车,说他先开到终点站后再带我去赌场。这次在法国的自助游处处都遇到热心人,尤其在问路的时候都得到热情的指点,尽管我和对方的英语都Just so so,但感觉法国人对亚洲人或说英语人士比较冷淡的说法好象不成立(在摩纳哥工作的大部是法国人,尤其在服务业)。这个司机还非常热情地在一个山顶车站让我下车拍几张照再走,但我见天色已晚还要赶时间回尼斯,就谢了他的好意没有停留。司机在我到赌场下车时还不忘祝我好运气,呃,我不会让他感觉中国人只对赌博感兴趣对其它游程都不在乎吧。其实我只是到此一游不想留下遗憾罢了,毕竟蒙特卡罗赌场举世闻名嘛。赌场前面有个很大的花园,建筑本身很古典,整个布局就是欧式的园林建筑风格。旁边的巴黎大饭店、巴黎咖啡馆也都因各界名流经常光顾而闻名遐迩。我随便转转并不准备下场碰运气,因为时间非常赶。我很快就出来到马路上找可以去火车站的车,但此时已近九点,最晚的公交车也开走了,这时天也暗了下来,我开始有点紧张,要是回尼斯的火车也没了那就惨了。刚才出站的时候看过有九点多开往尼斯的火车班次,不知道现在走路去火车站是否能赶上。

蒙特卡罗赌场
      摩纳哥很小,火车站倒有几个进出口,方向还完全不同。我在地图上找到一条看起来最近的路,但走着走着前面却被楼房挡住了,再回头找找还是没有火车站的迹象。要找人问路也不容易,路两旁都是高档住宅,门面房已全部打烊,街道上也已经空无一人,看来摩纳哥的富豪晚上都不出门的哦。只偶尔会有辆车突然从某条小路窜出来又一溜烟而去,即刻街道又恢复了宁静。天公也来捣乱,这时还下起雨来,尽管不是很大但也让我感到有点狼狈。难道还要我拦辆车问路吗,那些可都是豪车,别吓着人家吧。幸好有个穿制服像保安摸样的人从身旁跑过,我赶紧拦住他打听火车站的方向;他也没带伞,但还是淋着雨认真想了想告诉我前面有条下山的岔路,顺着走下去才是最近的;我太感谢他了,几乎有绝处逢生的感觉。原来这条去火车站最近的路是下山的台阶路而不是普通的街道,怪不得我刚才忽略了。
      也要走了十几分钟才到山脚,一看又到了游艇码头,那就是我刚到摩纳哥从火车站地下通道出来的地方嘛,也算是在这个小国圆满地转了一圈。在售票处看到回尼斯的火车在11点以后都还有班次。我还正觉得幸运呢又碰到了新问题:这么晚了只有自助售票,到尼斯的票价只要3e,可我偏巧零钱差不多用完了,随身只有50e的票子自助机器不能用,旁边的买票乘客倒还陆续有几个,但几乎都是旅游者,看到我要把大票找开也只能摇头爱莫能助。我赶紧再出站到街上找零钱,但周遭的店面都已关门,街上一片落寞,只有出站口一个冰淇淋店还开着。我下午从尼斯出发前刚吃过一个,但现在转一圈没有发现其它商店开门,就只好再买一个找开了零钱。幸好这里冰淇淋店在各个城市都随处可见,几乎和国内城市里的烟杂店一样了。

摩纳哥蒙特卡罗火车站
      为了找零还耽搁了不少时间,坐上回尼斯的火车已经10点半了,开车后窗外已一片漆黑,一节车厢零零落落没几个乘客。好在半小时就到了,我听到广播里法语报站好象是“尼斯”的声音就下了车。车站也早已没有工作人员,一共就十来个下车乘客都从候车室旁敞开的边门走了出去。然后我就傻眼了:这根本不是我从巴黎过来下车的那个尼斯火车站嘛!黑洞洞的大街上没有车也没有行人,和我一起下车的那几位乘客不知有什么工夫,出了站很快就四散不见了。我晕倒,晚上11点迷路在国外一个完全不知所以的城市,周围还不见一个人影!
       幸好看到路边公交站牌确定这里的确是尼斯,原来在主城区外尼斯还有一个火车站。看看站牌上的地图,这里距离我白天找到的Vauban公交总站还不远,就是在尼斯的最东面,而我几乎要横跨整个城市才能回到住的酒店。公交车是肯定没有了,出租车也没看到(不知道是不是我没注意,在法国除巴黎以外的城市很少见到出租车,可能是都要预约的缘故吧),我叹口气,准备深夜徒步横穿这个城市,在国内我都没有晚上在哪个城市暴走过这么长的路。走着走着我倒也觉得挺有趣,不是自助游还真不会有这样的意外经历呢。不过我知道正在经过白天看到的那些环境比较差的街区,尽管不像有什么危险,但还是想快点离开这里。好在走过几条街就见到了比较熟悉的地方,还看到一个有轨电车站,竟然有不少人在等车,原来尼斯的有轨电车倒是深夜还在运营。上了电车发现乘客还真不少,有很多人站着几乎和白天一样。真奇怪,不知道刚才路过的街区为什么这么冷清。

尼斯夜市
      坐了几站电车到市中心,然后再往西走回酒店,一路上居然看到很多饭店和咖啡馆灯火通明,尽管已经快子夜12点了,有些地方还人满为患。这里的热闹和刚才下火车时的冷清完全是天壤之别啊。我早已饥肠辘辘,吃了一顿汉堡餐再回到酒店已经12点半了。今天的旅程可真是一波三折,但也别有味道。
      第二天一早,我离开尼斯去游程的下一站马赛。尼斯到马赛的高铁需要两个半小时,一路上很多时候行进在地中海沿岸,风光诱人。说起马赛,来法国前我一直犹豫要不要把它列入行程停留地,因为在国内网上的法国游攻略中提到马赛并不多。对这个城市的评论负面倒有不少,比如肮脏的街道、比如让人提心吊胆的治安。但我碰巧出发前看到了一本杂志上关于马赛附近的卡西斯Cassis渔村和卡朗格Calanques峡湾的介绍和图片,立刻产生了兴趣;到网上再搜了一下相关内容,就马上决定把马赛列入行程的重要一站。况且马赛本身是法国第二大城市,市区的旧港也是著名的旅游点之一,但由于决定的时间太晚我连酒店都没有预订。出了马赛火车站我直接坐上地铁到旧港Vieux Port,一出地铁口就看到了遍布游艇的兰色港湾,三面都被城市建筑包围,看上去就像一个内湖。这么靠近-应该说是深入城市的海水竟然还这么蓝真是不可思议。我到旧港的时候还不到中午,岸边的渔市还没有收摊,这个露天的海产市场也是旅游点之一。随便拍几张照我就开始寻找在旧港附近的游客中心。

马赛旧港
       在法国几乎每个旅游城市都有游客中心Office de Tourisme,可以提供旅游景点交通以及住宿餐饮等咨询服务,有些还提供散客包车或拼团的一日游、半日游等项目,对自助旅行来说非常方便。我在尼斯就是没想到去找游客中心,要不然就不会半天找不到去EZE的车了。从地图上看马赛的游客中心就在旧港附近,但我转一圈却没找到。那就先找个酒店住下吧,本来我还有当晚住到卡西斯小镇上去的念头,但想想直接撞过去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旅馆实在没谱,去的路程也比我预想得远,最终还是放弃了卡西斯之行。
       我先在市中心逛了逛,发现这马赛城区可真够脏的,尽管法国城市的老城区房子都比较旧,但马赛看上去更加黑乎乎的,马路上垃圾遍地,似乎多少天没有打扫过了,这个环境和传说中黑帮出没的地方倒是很匹配。街道上的行人明显要比尼斯拥挤,各种肤色混杂的程度比巴黎更甚,因为马赛很早就是法国最大的港口,与非洲大陆仅地中海相隔,来自非洲的移民特别多,尤其是北非的阿拉伯移民,形成了多人种混居的城市。当然非正规渠道过来的外来者也不少,更加剧了当地的治安问题,成了全法国最危险的地方之一。不过大白天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到了夜晚有些区域是当地人也尽量不去的。相对巴黎的小资氛围和尼斯的富贵气概,这里的“下层”平民就比较多,他们其实更加豪爽热情,谈笑间声音也比较大,所以街上也更加嘈杂一些,但对陌生人来说这样似乎更有亲和力。

马赛主城区的很多马路都比较窄,但车辆却不少,所以在狭小的街道上塞车就成了常见的风景。马赛也有个凯旋门,从旧港过去不远,在一条长而窄的街道尽头。但这个凯旋门也太山寨了,不仅小而且旧,与巴黎凯旋门的雄伟完全无法并论,而且这个小凯旋门的四周道路经常拥堵的像马路停车场。

通往马赛凯旋门的街道
      旧港附近的酒店旅馆很多,这里是市中心又靠近旅游景点,可能住宿价格普遍会贵一些,但为了出行方便我还是就近找了一家挂着三星的酒店入住,70e前台现订的价格也不算离谱。
      下午我的主要计划是去看卡郎格峡湾,也是在网上看过介绍可以在旧港附近的公交总站坐21路车到Luminy终点站下,然后徒步走到海边的山崖上就可以俯览峡湾,如果有兴趣还可以走到山脚下的海边晒太阳或游泳。我很容易找到了21路公交站,由于是起点站乘客都有座位。没多久就开车了,但到第一个转弯的时候就出了状况,前面几辆车排着队停了下来,我们的车也只好跟着停。一开始还以为就是普通的塞车,可十几分种过去前面的车都不见挪步,乘客们和司机交流了几句,开始陆陆续续下车,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又过了一会儿乘客就只剩我一个了,那咱还等什么呢,认倒霉下车吧。
      我有点沮丧,尽管明天上午还有半天时间,但去峡湾不仅公交车就要坐很久,而且还要接着走很长的山路,我不知道会不会回来太晚,按计划明天下午我就要去阿尔勒,晚上还要赶到阿维尼翁,难道必须放弃一个地方?
      但现在不能浪费时间必须先去马赛的其它景点。首站圣尼古拉堡Prot Saint-Nicolas,这个位于旧港出海口的堡垒可以坐83路公交车前往,不过我不愿等车,沿港口边的马路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但没想到的是登上城堡要爬那么多台阶,而且竟然看不到有其它游客。到了顶端才发现这其实是座荒废的城堡遗址,本身没什么可看的,所以游人稀少。不过这里有个位置可以拍到马赛旧港的全景,累了半天也算略有所值。

尼古拉堡看旧港全景
      在圣尼古拉堡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附近山上的守护圣母教堂,那就是我下一个目的地。不过我可能被视觉角度欺骗了,距离看起来不远却走得我几乎崩溃。先走下城堡回到马路上,这条马路一边是游艇码头一边是密集的房屋,在这些拥挤的建筑中可以看到几条狭窄的小马路,任何一条都可以通向山上。大片大片的民居就依山而建,这些穿过其中的小马路不仅狭窄而且坡度很陡,驶过的车辆倒还挺多,真佩服这些司机的技术。接近最高处有一段街道的路面比较宽阔,笔直通向山顶,两旁的建筑又层层叠叠排列得很整齐,非常壮观。
      守护圣母教堂座落在山顶上,高耸的教堂顶上矗立着金色的圣母和圣婴像,注视着来往港口的船只,像是在保佑水手们的平安。一路上我正差异这也是马赛的标志性景点之一,怎么会没有公交车或旅游巴士,难道游客和圣徒们都要靠双腿爬上山吗?当我喘着粗气走到教堂脚下,才发现有另一条上山的公路,不仅有公交车通行,还有以旧港为起点的旅游小火车一直开到守护圣母教堂门口;原来我走的并不是主干道,怪不得大部分路段十分狭窄。
       这个教堂十分雄伟,尤其是闪着金色光芒又高高耸立的圣母像让人惊叹。在教堂的一边可以看到青翠的山坡上一片片红顶的房屋,和山脚下湛蓝的地中海融合成一幅美不胜收的画面。



守护圣母教堂
       从教堂下山我坐了观光小火车,一路开到已经熟悉的旧港码头边。然后我再次寻找游客中心,这次很快找到了,上午在周围都转了不止一圈,怎么就是没走过这段街道。我在游客中心先询问哪里有中餐馆,连续吃了两顿汉堡和匹萨的我已经想念家乡菜了。当一个服务人员用中文对我说“你好!”着实让我吃了一惊。不过我回过神来,想起网上有份马赛的旅游攻略说到过这里的游客中心有位到河南少林寺呆过两年的服务人员。我一问他果然是有这样的经历,他很热情地告诉我在这里他认为最正宗的中餐馆,然后还给了我一份当地出版的中文马赛地图。我大喜过望,这比网上下载的地图强多了。
      谢过这位法国籍的少林寺俗家弟子,我去他指点的中餐馆吃晚餐,这个餐厅就在旧港附近,我中午瞎逛的时候就看到过招牌。但一楼没有门面完全在二楼营业,尽管也有套餐,但主要是圆桌点菜的那种饭店,套餐的价格也相对较贵,不过味道很不错,可能真是中国厨师,要知道在法国很多中餐馆都是越南人主厨的。
      吃饱喝足我又出发,发现旧港附近的餐厅咖啡馆真是多,还有个露天的美食广场。原谅我用这么中国化的名称,但一眼看去和国内的美食广场真得很像,而且因为马赛是外来移民聚居的城市,这里的餐馆法国菜、意大利菜、越南菜、阿拉伯菜以及美式快餐等应有尽有,喜欢吃的游客有口福了。感到很特别的是这里麦当劳用大绿色调装饰门面,和中国完全不同,看来MC的入乡随俗做得很不错。


旧港黄昏

再走到码头边正是黄昏时分,夕阳斜照在岸边一排排本来就是黄色调的建筑上,像是盖上了一层金纱。旧港里的游艇都已泊岸下帆,气氛显得雍容而宁静,让人十分享受。我随便转着,却发现了一个售卖游船票的简易亭子,有英文写着几条出海游船的航线,其中有两条就是游览卡朗格峡湾的航线。下午那次莫名的堵车让我放弃了今天的峡湾之行,没想到现在却无意中找到了更佳的游览方式,真是因祸得福啊,明天就靠这个了。我在旧港附近留恋忘返到天色完全黑下来,想起传说中的马赛治安,我打道回酒店。

第二天上午我再次来到旧港码头准备买卡朗格峡湾的游船票,这个由三条主要峡湾组成的景区靠近卡西斯沿岸,航线根据长短有3小时15分和2小时30分两种。我下午要赶去阿尔勒和阿维尼翁,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参加全程航线,毕竟地中海是我这次南法行的重中之重,留下遗憾多可惜啊。游艇样子不错,上船之后发现舱内倒很简单,就是一排排座椅,后舱上面有一层露天观光甲板几乎坐满了游客,但舱内游客却寥寥无几。除了驾驶员,艇上服务人员只有一个皮肤黝黑体格健壮的男子,和印象中的水手模样很接近,他的确既是接待员又兼水手。

游艇缓缓开出马赛旧港,在入海口可以看到新港,那里才是大型客货轮和超级邮轮的码头。出了港口,游艇迅猛加速起来,几乎就像快艇了。不远处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孤岛,那就是著名的伊夫岛。远处有一个更大些的岛屿,不仅有船可以到达,岛上还有酒店可以住宿。这些白色礁石构成的岛屿在蓝蓝的地中海上特别地醒目,绝美的风光。

我们的游艇基本上是沿着马赛到卡西斯曲折的海岸线行驶,每到一个观景点,船上都会用法语播音讲解,同时每位顾客都会发到一份英语的游程讲解手册。游艇开进峡湾的时候船速放得很慢,游客在船上可以比较平稳从容地拍照。峡湾两边的山丘并不高,顶上绿色植物比较茂盛,但山坡上就是完全裸露的白色岩石;峡湾里的海水由蓝变绿,完全没有一点污浊;整个映入眼帘的风景相当优美。而峡湾里三三两两停泊着帆船、划艇等,在海边的岩石滩上还有不少晒日光浴的人们,真像个海边的世外桃源。


卡朗格峡湾风景
很奇怪这是我在南法见到的最美丽的自然景观,为什么在国内的旅游介绍中很少提及,各个旅行社的法国深度游含这段行程的也不多,但错过这里的景致相当可惜。回程我们在出海时看到的那个大岛停泊了一下,供有些游客上岛游玩,他们将改乘其它船回去。而我们的游艇稍作停留又马上起航回马赛。在港口外的海面还与众多的海鸥不期而遇,它们有些盘旋在船尾上空,有些独自在高空滑翔,还有大群在海面争食、嬉戏,场面相当壮观有趣。

海鸥聚集

当船徐徐靠上旧港码头,我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上岸后我惊奇地发现今天的海鸥特别多,码头附件也成了它们的天堂。旧港的海鸥本来就是出名的马赛一景,昨天刚来时也看到过,但这个时候的海鸥三五成群络绎不绝,在船桅、街道和建筑物的上空四处盘旋,毫不畏惧城市的嘈杂,似乎它们也是这个地方的主人了。

时间已经过了中午,我计划里今天是一定要尝尝马赛鱼汤的,但我不知道找哪些餐馆可以放心享用这道在各种旅游杂志上多有介绍的当地名菜,越是出名的东西越有可能挨斩,作为旅游者你懂的。于是我再次来到游客中心,专门问了一下这马赛鱼汤的出处,这次没有碰到昨天那个上过嵩山少林寺的中国通,但另一个年轻的接待者当我用英语说“Fish soup”就立刻明白了,他很热情地告诉我这道菜的法语词组,并指点了几个比较正宗的餐馆,还告诉我马赛鱼汤套餐的正常价格应在15e左右。我谢过出门,看看点出的几个餐馆都有些路程,我下午要赶火车没时间了,就在旧港附近找吧。又到了那个美食广场,发现很多餐馆门口的菜单上都有马赛鱼汤,价格也差不太多。不管正不正宗了,我选了一家环境不错的店点了一份15e的套餐:有色拉前餐,主菜就是马赛鱼汤,还有餐后冰淇淋甜点,面包尽吃管饱。这鱼汤其实料很丰富,有鱼有大虾还有海蛤,汤倒并不多,我觉得已经很鲜美了,就当是吃到了正宗的味道吧。

旧港美食广场

我在旧港坐地铁去火车站,走进地下通道前回望了一眼这个城市,忽然心生感慨:就是这个差点被我在行程中忽略的地方却让我留下最多的回味:无论是旧港、峡湾的美丽景色,还是丰富多元的民族风格,甚至包括那杂乱但充满世俗味的街道,当然还有美食啦,都在我回国后还久久不能淡去。

到了火车站,去阿尔勒只有一个小时以后的票,尽管路程只有半小时,但到那里也要傍晚了。幸好这里纬度高又是夏时制,太阳下山的时间很晚。我坐在候车厅等车,觉得挺浪费时间,再翻马赛地图,发现火车站距离又一个著名景点隆尚宫Palais Longchamp不远。抓紧时间赶快去,之前因为感觉行程紧而我对历史名胜又相对兴趣较小,就把这个近代的建筑景观从行程中撇去了,看来还是有缘,买晚了车票倒挤出了这段游程。从火车站到隆尚宫步行要十五分钟左右,期间又走过了一些脏乱差的街区,而且今天马赛的气温有30多度,比前两天在尼斯热多了,我半路差点又想放弃了。想想在火车站呆着也没意思,最终还是坚持找到了这座别致的工程景观。整个建筑的两侧呈弧形廊柱式结构,气势宏大;而中央是雕塑环绕的喷水池,增加了艺术感。

隆尚宫

就算到此一游吧,稍作停留我又匆匆地赶回火车站。马赛火车站似乎建在一个高地上,外观造型是很古典的风格,从无数级宽大的台阶底部仰视这座车站感觉气势磅礴,也可以作为一景了。我前面从地铁自动扶梯上来直接进侯车厅没感觉,但从街面走这么多台阶上候车厅就比较累。进站后我差点找不到要乘的那列车,问一个站台服务人员,不知道我和他谁的英语太蹩脚,他耸耸肩带我到了咨询台;问询的旅客排着队而且基本上都是外国人,看来不懂法语的人只有到这里咨询才比较靠谱。

还好没有误车,在车厢内坐定两三分钟列车就开动了。再见了,肮脏的马赛、美丽的马赛、危险的马赛、可爱的马赛!

马赛到阿尔勒高铁行程不到一小时,阿尔勒火车站很小,走出站是一个绿树成荫的广场,也许是过了下班时间,周围本来就不多的铺面房都已关门,旅客也很少,整个环境相当安静。网上曾有介绍在阿尔勒附近的向日葵田很漂亮,画向日葵最出名的凡高就曾住在这里,火车站外有自行车出借点,骑车去看向日葵是最方便的,但可惜现在还不是看葵花的季节。在阿尔勒火车站前有免费的旅游中巴可以绕古城一圈,由于从马赛出发已经晚了,我在阿尔勒只能停留两个小时,看到这条中巴线路大喜过望,就坐车绕城一圈走马观花吧,反正这里主要是以历史古迹和画家凡高出名,我的兴趣并不是很大。

中巴车开进古城在狭窄的巷子里穿行,两旁的房子很旧,不是旅游商店就是咖啡馆。绕了半个城到终点站要停一会儿,尽管还可以继续再绕另一半圈回火车站,但我看看还有点时间,阿尔勒古城看起来又很小,就下了车决定穿城而过走回火车站。古城里的街道弯弯曲曲容易迷路,幸好我能认住大方向,没有迷失在这些古老的巷子里。走过一个小小的中心广场,感觉就像到了中国某个西部小镇:古老破旧的建筑、阴凉处三五成群席地而坐的闲散人等、还有几个乞讨的流浪汉,场面很庸懒败落又很平和。

阿尔勒古城

古罗马竞技场

阿尔勒除了凡高,最著名的就是古代剧场和圆型竞技场,都是罗马时代的建筑了。但古代剧场已经大部分毁坏,只能说是遗址了。阿尔勒的罗马竞技场就保存得相当完好,这种圆型的竞技场和欧洲其它各地的同类建筑相似,但它是法国境内最大的一个古代竞技场,并且现在还能举办比赛和表演。我去的时候好象有一半正在维修,没能到里面一睹全貌。无意间我还走过另一个露天看台,众多小学生正在这里进行合唱表演,前面有搭建的舞台和相当规模的乐队,以我平庸的欣赏水平觉得他们唱得非常悦耳,不禁停下听了一会儿,感慨西方儿童的合唱功底真是了得。

我觉得如果只逛古城一个多小时也就够了,除非你对凡高特别感兴趣,那里有不少攀这位画家名气的地方。天黑前从阿尔勒出发去阿维尼翁,和原计划差不多,坐上火车只有十几分钟就到了阿维尼翁中央火车站。走出中央火车站就看到了城墙和断开的城门,进了这个城门就走在阿维尼翁旧城的中轴线上,这是一条笔直的林荫大道,道路不宽,两旁的古典建筑多半都已成为宾馆、商店或咖啡馆。然后到了一个广场,应该叫做钟楼广场Place de I’harlogo,也是阿维尼翁旧城的中心,充满古典味道的市政厅、剧院都在这里。当然广场上又是挤满了快餐厅、咖啡吧。此时天已渐暗灯光刚刚亮起,正好是广场上最热闹的时候,身处其中很容易就Happy起来,旅途的疲劳也一扫而散了。

阿维尼翁旧城夜晚

我预订的酒店就在中轴大道上,离钟楼广场很近,尽管客房价格比在尼斯的酒店高了不少,但进去一看硬件设施却很一般,可能是这个地段值钱吧。从酒店出来夜幕已经完全降临,因为是旅游城市,所以阿维尼翁旧城的主要街道和景点建筑都有景观灯光,晚上游览也另有风味。阿维尼翁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是罗马教皇避难的居住地,所以教皇宫Palais des papes就是这里最著名的名胜景观了。尽管没有梵蒂冈的教皇宫那么出名,也没有那么大的气势,但也还算得上雄伟。有趣的是皇宫的两个尖塔像是耸立着的两支大铅笔,在橙黄色的灯光下很有点童话味道。旧城的大小巷子里散布着各种酒吧,路过一个特别热闹的不仅里面人满为缓,就连外面的露天吧也挤满了人,还有不少客人随着里面的音乐一起舞动,真够Hi的!老外出来旅游晚上也不消停啊。而我住的酒店外面就是中轴主干道,深夜竟然不断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和年轻人的叫喊声,结果很长时间无法入睡。我靠,看来阿维尼翁旧城区里也有深夜飙车一族,和这里的古典风格完全不搭嘛。


教皇宫

我逛出西边的城门,来到了圣贝内泽桥Le Pont St Benezet下面,这座断桥是阿维尼翁另一个著名景点,据说早年建成后被洪水冲跨,修缮后再被冲跨反复几次,如今倒成了阿维尼翁的一个标志,桥上至今还有一个小的礼拜堂。在稍远一点新建的大桥上可以看到断桥和绿树成荫的河岸两边全景。阿维尼翁古城墙还保留了不少段落,城墙不高但全部用大石块建成,看上去非常结实。城墙外围绕着林荫茂盛的公路。而在大桥的另一边是阿维尼翁的新城区,看上去就比较有现代感了。

圣贝内泽断桥

在阿维尼翁旧城中心广场周围集中了好几家冰淇淋店,其中一家装潢比较考究还号称有多少年历史,但价格倒也不特别贵。我品尝了一个好象和其它地方差不多,也许是法国的冰淇淋大店小店都做得不错,多吃就有些麻木了。中午在一家泰国餐馆吃饭,昨天晚饭也是在这里解决的,尽管餐厅完全是泰国风格,服务员也是泰国人,却能做出比较地道的中式菜,而且米饭相当地好。

午饭后在游客中心等小巴士,还有时间到附近一个小公园的树阴下小歇片刻,尽管有不少游客都在这里等车,但环境仍然安静怡人。旅游小巴准时来了,司机兼导游果然是一个年轻的中国人,原来他是这里的留学生,课余做导游打工,这中文导游线路也才开通不久。

到普罗旺斯自助游的中国人又明显以女性居多,这辆小巴上除了我和司机兼导游,另外几位都是女孩:有两个也是留学生,不过是从英国过来的,还有三个是来自香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问她们为什么来普罗旺斯,回答是“看熏衣草呀”。就像来法国前我说要去普罗旺斯,几乎所有听到的女孩子都问“去看熏衣草吗”,看来这里对中国人来说是很女性的旅行地。而普罗旺斯对全世界的吸引力很大程度上是彼得梅尔的山居系列散文,在他的神侃胡吹下游客们蜂拥而来,所以这些山居小镇也平静不再了。我看过一点梅尔的散文,不过当时并没觉得有那么大魅力。而近来在一些旅游杂志和网站上看到这些小镇和附近山野的风光照片,才被吸引并定下了行程。

我们这条小巴线路主要游览鲁西永和勾禾德两个小镇,这也是目前普罗旺斯名声最大的两个山庄,路程上也有熏衣草田停留点,还可以望见法国著名的国家公园吕贝龙Luberon地区的自然风貌。鲁西永Roussillon是个“红色”的小镇,因当地出产一种褚红色的泥土,镇上的房屋都是用这种泥土盖成的,所以稍远望去就是红彤彤的一片。小镇本身在山上,在山的另一侧有一个平台特别适合拍摄鲁西永的全景纪念照。镇里小巷的两边多是旅游纪念品商店,以熏衣草和橄榄油制品居多,另外就是法国众多的小镇都随处可见的画廊,大多是以当地风光为画面,这种比较有艺术性的纪念品也是法国人比较擅长的吧。

鲁西永和熏衣草田
鲁西永很小,转一圈后我们的小巴驶往勾禾德,途中路过几片盛开的熏衣草田,我们在其中最大的一块田头停下拍了几张照。这里是平原气温比较高,所以花期较早。普罗旺斯最著名的熏衣草观赏地在赛尔附近的山区,那里的海拔偏高所以天气热得较晚,有专门以看熏衣草为主的小巴线路可以去,但现在还看不到盛开的景象,只有7月才是好时候。

勾禾德Gordes是以“空中的石头城”出名,整个小城的房屋都以大大小小的石块垒建而成,并且从山下一直建到山顶,有一侧还是陡峭的悬崖,非常与众不同。在勾禾德镇入口处有两三个观景平台,可以把石头小城和广袤的吕贝龙田野风光一起拍进照片,杂志和网络上介绍勾禾德的照片也大多是从这个角度拍摄的。

勾禾德
离开勾禾德我们又去参观了橄榄油工厂,其实是个购物点,这里的橄榄油制品应该是最原产的了。导游也没有强求,但这些小制品回去以后送人倒很合适,我们也就挑了一些没有空手而归。小巴半日游的最后一个景点是泉水城,就是一个靠近溪流且绿树成荫的小镇,不算很有特色,我们很快就出来返回阿维尼翁。

泉水城

这半天旅程一路上看到的都是乡村田野的风光,很多地方像油画般优美,这些景象在回巴黎的火车上也不时可在窗外看见。就如一些留学生所讲的在欧洲感觉城市与国内的水准区别不大,但在乡村就完全不一样了,这里的环境确实太好了。我当晚就要从阿维尼翁回巴黎,要到阿维尼翁的高铁站乘车,这个比较新的火车站和我来阿维尼翁时下车的中央火车站不同,距离旧城区还有一段路程。其实两个站都有高铁,但专门的高铁站车次更多些。和留学生司机兼导游商量后他答应直接送我去高铁站,要不然回城里再找车过去就太折腾了。

阿维尼翁高铁站

阿维尼翁的高铁站外面有个像公园般的广场,候车室的建筑风格却非常具有现代感,和我见到的其它一些法国火车站迥然不同。坐上去巴黎的高铁,我的南法自由行结束了。从蔚蓝海岸到普罗旺斯,这段美好的行程值得更多的中国游客去发现。

×

走吧网登录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30019   (c) 2014 走吧网 使用走吧必读 粤ICP10080968号-1  


微信公众号